第2章 聚仙城

重生炮灰逆袭记 2聚仙城 名 3G 网首发

烈日下,蝉鸣越发呱噪,羊肠小道上,一个头矮小的猥琐男子背着个灰不溜秋的布包,正边走边擦汗,口中还骂骂咧咧:“妈的,这天气还要不要人活啊!灵石也用光了,这徒步到天门得何年何月啊!说不定到时候人家早招完了弟子,关门了!”

他,不,应该是她,白墨,便是西南隅、神乐州曾经有名的白家的末代弟子。昔日,白家名噪一时之时,灵石在地库里堆积成山,高级功法从来不缺,又何须如此千里迢迢北上天门,为求那一个外门弟子的名额?

曾经,不堪回首的曾经,不提也罢。

如今,为了避免麻烦,她易容成了个猥琐男子,远赴天门十年一度的开山纳贤之约。可惜,这万里之遥走了还不到一半,用来修炼的灵石便已花光,包袱里仅有的一片金叶子估计也难以为继一路开销,心里不免烦躁。

不知道是不是如今民风彪悍,她已经在脸上贴了狗皮膏药,大黑痣上还粘了几根毛,一路上还是被打劫了数次。当然,不是劫色,而是……劫财。这也难怪,如今人都穷疯了,即使看见她满身补丁,但只要有个包袱,定然两眼放光,好像以为天下的财主都会装成乞丐体验生活,而背上背的都是金银珠宝绫罗绸缎。www.smxcu.com 燃文小说网

可惜,她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虽然她才刚满十一岁,但是,身为白家唯一一个末代子孙的她,硬是凭借优秀的遗传基因,和房梁里藏着的最后几十块灵石,引灵入体,完成了修仙第一步的淬炼过程,并挤入了练气期一层,算是刚刚跨入了修士的门槛。因此,对付几个毛头小贼还是绰绰有余,一路上走得还姑且算是顺当。

正打算停下来喝点水,后方突然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白墨一向警觉,转头一看,见一个十二三岁的锦衣女孩一路小跑着,额头上已见汗滴。

“咦,居然炼气期三层。”白墨眼珠一转,正打算装作没看见,哪知,女孩却叫住了她。

声音娇脆:“大叔,请问前方直走是不是林宝镇?”

“大叔?”哦,好吧,她现在的形象就是一猥琐大叔。端着粗犷的声音道:“是啊,姑娘,前方是林宝镇,走最近的路大概还有十来里。”

“糟了,太远了!那这附近还有没有什么可以躲避的地方?”女孩显然很是急切。

“姑娘是躲避仇家?”她得先问清楚,天知道是不是她能淌的浑水。她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分外地惜命。

“不是,我是从家里逃出来的,怕爹娘发现我跑出来了又要抓我回去。这附近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吗?”女孩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白墨眼珠一转,心中低笑:天上掉馅饼了!“在下会点儿易容术,姑娘要是信得过的话,在下可以帮姑娘装饰一番,保管他们面对面也认不出来。”

“太好了,那就谢谢你了!”死马当活马医吧,反正要是继续跑,定然会被抓回去,倒不如相信这个看起来还蛮面善的大叔。

如果白墨知道女子觉得她面善,定然要捧腹大笑。不过,此时,她正从包袱中翻出道具,打算好好招待这位看起来很财神,人又很小白的女孩。

面上的装扮已经到位,白墨又递过去一套破旧的男式长衫:“你赶紧套上这个!”说完,还转过身去,真把自己当成了男子要避嫌。

女孩套上衣服,顿时,一个和白墨一般的猥琐男子出炉,那副德行,不分轩轾。

女孩还未来得及道谢,后面一阵风刮来,两道黑色身影从二人身旁掠过。走过了数丈,又返身回来,望向二人道:“两位可见过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子,穿戴很华丽,从这附近走过?”

女孩一抖,白墨及时按住她的手背,向前一步道:“是不是头上还别了一支碧玉簪?”

“是啊,她现在往哪里去了?”年轻男子问道。

“她慌慌张张地,问我官道在哪里,兴许是从前面那里上官道去了。”白墨信手一指。

“谢了!”男子略略抱拳,往前奔去,口中还自语道:“这丫头竟然学会了调虎离山。”

待二人走远了,女孩方回过神来,赞叹道:“大叔,你好厉害!太感谢你了!”

“你不用叫我大叔,我和你是一样的……”白墨用了本来的声音,眼睛一眨,笑得暧昧。可惜如今形象太差,那副表情只能让人节约了下顿的伙食费。

“难道你也是女子易容的?”女孩惊道:“你也是离家出走?”

“我是女子没错,但不是离家出走,而是无家可归。我家人都不在了。”白墨眼睛一暗。

“对不起,提到你的伤心事了。”女子连连道歉。

“没事,他们死的早,我习惯了。”白墨从包袱中取出水,喝了一口道:“我叫白墨,今年十一岁。你叫什么名字?打算去哪里?”

“我叫琴绯儿,已经满十二岁了,爹娘总爱管着我,还给我指了一门我不愿意的亲事,所以我就逃出来了,我想靠自己闯天下!不过,还没想好去哪里。”琴绯儿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我看你有些修为,你们家是修仙家族吧?”

“是啊,白墨,你也是吗?”

“嗯,我家早已没落,三月后天门对外招收弟子,我想去试试。”就算不行,她也必须走出一条不同的路。

“听说天门是地玄界仙门第一大宗派,我一直很想去看看呢!白墨,我能与你结个伴吗?”琴绯儿有些不好意思。

“当然没问题,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正说着话,白墨突然眼神一凛,拉着琴绯儿,往旁边一闪。她们闪开的瞬间,一道剑气破空而过,落在身后的树木上,腰粗般的树木被斩为两段。

“闯天门,哈哈哈,先过了我这关再说!”一长相阴柔的青年男子突然现身,手握一柄长剑,好整以暇道。

对面此人炼气期四层的修为,而自己刚刚进入炼气期一层,就算加上炼气期三层的琴绯儿,与对方的差距也不是一星半点。白墨端一副诚恳老实的样子:“大哥,您看,我们这一穷二白的,修为又低,您就算杀了我们也没有什么意义啊!”

青年笑得一脸邪气:“你是一穷二白,可你旁边的女子……若是掳了回去做炉鼎,老子筑基可是有望了!”虽然没听见二人之前的对话,但他可是看见了刚刚白墨替琴绯儿易容的全过程,甚至在想,这个猥琐男子没准也是女子所易容,那样,他岂不是还能左拥右抱?

“炉鼎?!”白墨生平最恨的,便是这个。难道修仙界的女子,要么就得仰仗男人鼻息,要么就是彻底沦为炉鼎么?不,至少她不愿!

白墨手肘顶了一下旁边吓得发呆的琴绯儿:“有剑吗?”

“有!”琴绯儿手一翻,已多出一柄长剑,竟然是一件上品法器。见到此,阴柔青年的笑纹更深了。

白墨眼神一扫琴绯儿,便知道她从未有过半分战斗经验,显然是从小家族呵护长大的。“用平时最厉害的攻击,打啊!”白墨恨铁不成钢地吼道,自己手上也不迟疑,翻出一条长鞭来,这也是她藏在房梁里的唯一一件中品法器。

“看来小爷我今日收获颇丰啊!”青年手握一柄细薄软剑,与二人缠斗起来。

琴绯儿虽然毫无斗法经验,但是贵在装备高级,长剑一劈一斩间,灵力昭昭,带起凌冽剑气,而且身上似乎还有防御性法器,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波纹,让阴柔青年近不了身。

都说柿子要照着软的捏,阴柔男子见琴绯儿一时难以拿下,便打起了白墨的主意。在他看来,一个炼气期一层的小修,即使再有斗法经验,也是手到擒来之事。而白墨也的确证明了这一点,似乎心下慌乱,很快便露了破绽。

阴柔青年得意一笑,手中软剑挽了个灵巧的弧度,转弯般向白墨后腰一送。后路已被封死,白墨不得不往前一扑,然而,却不出意外地扑进了阴柔青年的怀中,同时被扣住了脉门。

正要笑出来,青年却见白墨的眸中一闪,似有阴谋得逞的快意,心中一道不好的预感刚刚升起,便发现自己抓住白墨脉门的手突然着起火来。青年将手一松,掐诀便要招水来灭火,却发现除了手上起火,连头发衣服也着了起来。

“绯儿,可有攻击性符箓,最好是和火有关的?”白墨喊道。

“有,有,有!”琴绯儿一拍储物带,翻出一打符箓便似不要钱般往青年身上砸去。

“绯儿,用不了那么多!”白墨一阵肉痛地看着无数火光电花褪去后,被烧成飞灰的青年,叹气道:“真可惜,连储物带也烧没了。”

“啊,他死了?是我刚刚把他杀死的?!”琴绯儿脸色发白,望着面前的一堆灰烬喃喃道。

“这是你第一次杀人?”白墨明了,前一世她第一次杀人时,内心的震撼也是相当巨大的。

“是啊”,琴绯儿有些脱力地抓住白墨的胳膊,侧过身在一旁干呕起来。

白墨拍了拍琴绯儿的背:“绯儿,作为修士,便是要与天争取生命,修仙之途漫长而又艰难,像这样的情况还会有很多,慢慢习惯就好。”

“嗯,我明白。”琴绯儿止了干呕,道:“我好了,我们走吧!”

二人快走了半个时辰,总算到了林宝镇。这本来是个很不起眼的小镇,然而,却因著名的散修联盟据点而日渐繁华。本来白墨也不抱什么希望,然而看到琴绯儿时,心中不免一动。

“绯儿,你可知道,林宝镇低下坊市便是散修联盟的一个据点,而且那里有万里传送阵,可以去地玄界很多地方。”白墨挑着鼠眼道。

琴绯儿惊喜道:“真的?有没有到天门的?这样我们就能省不少功夫。”

“有到天门方向的,到了那里再走不到三天功夫便可以到天门脚下。不过……传送阵是需要灵石的。”白墨叹了口气:“你知道的,我家道中落,用来修炼的灵石都没有,何况奢侈地用来坐传送阵。”

“没关系,我带了很多啊,白墨,用我的就好了,我们一起过去!”琴绯儿很是慷慨。

白墨虽然心中暗喜,面子上的矜持还是有的:“这怎么好意思,灵石得来不易……”她说的也是大实话,散修的每一颗灵石都得省着花,她也是逼于无奈,否则也不想占别人的便宜。

“没关系,白墨,我们是同伴,而且,我平时就攒了很多,不用担心啦!”

“好吧,那就谢谢绯儿了,就算是借给我的,我以后一定还你!不过,绯儿,你以后可千万别告诉别人你有很多灵石。所谓财不外露,我们目前还没有自保能力,要是被有心人知道可就惨了!”这小姑娘明显没有半点防人之心,真不知她父母是如何教育的。如果自己的父母一直都在,也会像她这样吗?白墨想到此,心里不禁叹息。

“嗯,好的,白墨,你比我还小一岁,却懂得真多!”琴绯儿满心佩服。

白墨淡然一笑:“生活所迫。”

白家虽然没落多年,但是瘦死的骆驼毕竟还是骆驼,比如如今炙手可热的散修盟会,白家便曾有一枚客卿令牌。因为令牌一直被重生后的她放在灶头,镶在一根铁棍上,灰扑扑的,作为烧火棍的手柄,所以没被那群男孩拿走。

此时,白墨拿着令牌,按照记忆中家里册子里的地图,找到了坊市的暗桩地,将令牌一晃,便有个青衣小生领着二人来到一处不起眼的小道中。其实不用令牌也可以进去,只是,需要另外加收每人三块下品灵石的费用。白墨的这块令牌,算是帮琴绯儿省钱了。

前方似乎已是走到了尽头,然而,青衣小生却径直往前走去。两人只觉得前方的石墙变得和波纹一般一扭曲,青衣小生便穿了过去,不见了踪影。

“这么神奇?”琴绯儿显然是第一次见如此场景。

“这是一道禁制,同时也是一个障眼法”,白墨解释道,拉着琴绯儿,也迈步走了进去。

眼前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一排排整齐的坊市人来人往,几乎都是炼气筑基期的修士,在各个摊位面前讨价还价,不亦乐乎。

二人穿过坊市,来到一处宽阔的广场上。“二位要去哪里?”一名炼气期三层的男修无精打采地问道。

“聚仙城”白墨道。天门脚下的一个普通城池,因为第一修仙门派的影响,逐渐成为一个散修聚居地,也是“聚仙城”这一名字的由来。

二人付了灵石,看守传送阵的男修收起两枚灵石,将剩下六枚灵石放到了传送阵上几个凹槽处,一阵灵光闪过,二人便已经置身聚仙城中了。

因三月后便是天门的开山纳贤之日,如今的聚仙城聚集了不少年纪尚幼的修士,都是来一碰运气的。白墨刚同琴绯儿找了一处僻静的院落住下,便有人过来敲门。

面前是一位炼气期五层的青年男修,扫了一眼二人的修为道:“两位刚到聚仙城吧?可领了什么任务?”

推荐阅读:

逍遥假太监,开局帮太子入洞房!楚轩冷雨 联盟:我创造了历史 我在末世打造帝国 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主 神级游戏设计师从吓哭主播开始 独尊山海 奇谈侦探社 死神出狱 小乖乖不乖,被禁欲大佬宠哭了 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又名:王婿、医婿) 穷鬼的上下两千年 超时空调查 无限之不死不灭 风云无忌 天潢贵胄 我的御灵来自华夏 人在斗罗,女教皇拿我当初恋替身 替嫁后被阎王将军宠上天替嫁后被阎王将军宠上天 斗罗:穿越霍雨浩,开局拜师药老 我算命,你吃瓜!我的功德靠大家霍凝 舒白 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大唐:李二逼我娶长乐 完蛋!我被美女们包围了 小王请留步 快穿,绝嗣男主?炮灰女配来生子 异界大探险家 进化之眼 今天也在快穿 非酋小姐的暗恋日记 最强统帅 我凭一己之力带歪修真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