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变故取舍

变故,取舍

琴绯儿等人并不知白墨与黄金的对话,只是看见白墨虽然一语未发,但是脸上表情相当丰富。最终,突然恢复了淡定,将黄金往地上一放,便往湖边走去。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白墨轻车熟路地运用缚灵术,从湖中抓起两条鱼,然后用御火诀将鱼来回翻烤,直至烤熟,捧到黄金面前,温柔慈爱道:“黄金,吃吧!”

黄金欢喜地“嘎”了一声,便低头开始大口采撷起来。

“白师妹,你这鸭子怎么是吃鱼的啊?”一直未开口和白墨交谈过的林旭道。

“林师兄不知,这家伙天生就爱吃鱼,也兴许是我惯的,不过,爱吃什么就给它吃什么吧,我只要办得到,能给的都给。”白墨说话时,目光尤自望着黄金,一副把黄金当自家娃的母爱样。不知是不是幻觉,白墨只觉得她说出这话时,黄金好像掉了一层鸭皮疙瘩。

“哇,白师妹心地如此善良,对灵兽都这么好,将来谁娶了,定然福气!”林旭说完,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妥,目光变得颇不自在,不过好在皮肤黝黑,就算是脸红,也看不出来。

杜子痕撇了撇嘴,但可能由一直顾忌自己在众同门面前的形象,嘴抽了好几下,却最终还是将讽刺的话憋回了肚子里。www.smxcu.com 燃文小说网

大家休息了一盏茶功夫,便起身打算往前探去,却突然感觉整个地面轻轻地一颤。

“刚刚怎么回事?”陆霜望着琴绯儿,将灵犀剑握紧,一脸戒备。

紧接着,整个大地又开始震颤起来,而且一波接着一波,好似地底有巨龙翻身一般,令人几乎站立不稳。整个空间中云气翻滚,狂风大作,轰隆隆、犹如巨轮碾压过房顶的声响由远及近传来,压抑地锤在每个人的心上。

“芥子空间怎么会有地震?”众人万分惊疑,对视一眼,默契地决定往来时的山谷口避去。

“白墨,快走!”琴绯儿塞给白墨一个玉瓶:“里面还有十颗补灵丹,你别舍不得,现在可能很危险,我们要全速赶回出口!”

“绯儿你别担心我,我知道轻重的,我们快走吧!”白墨接过玉瓶,与琴绯儿一起,飞快往出口方向飞去,心下纳闷,这个芥子境域是凌天阁之物,难道是明空界出了什么事?

众人达到出口处时,已然有十多个同门到了。

“怎么还不出去?”陆霜往出口处一看,傻眼了,原本开启的漩涡结界,此时已然关闭,或者说变得只有针眼大小,根本不能通过。

“陆师姐,出口已经关闭了,我们试了各种办法都打不开。”一个练气期七层的弟子道。

正焦急间,两道青光飞来,速度极快,径直到了出口处才停下。

众人一看,是筑基后期的菱御寒和张绍,乃是此次历练中修为最高的两人,顿时觉得有了主心骨,脸上都露出了喜色。

“大家后退,我来试试。”说着,菱御寒取出一把小巧玉尺,灌注灵力间,玉尺涨到两尺多长,飞速旋转,一道青色罡风从玉尺旋转处形成,渐渐压缩,最终变成针尖般的极致光点,刺入出口处的那个小孔中。

“破!”随着菱御寒的一声清喝,压缩的罡风又渐渐变大,似要将小孔撑大般,与结界的隔膜相互较劲。

“我来助你!”张绍祭出一口金色小钟,小钟滴溜溜旋转,一波波金色波纹随着小钟往结界处扩散而去。

有两人的合力,结界似乎松动了些,只见罡风渐渐占了上风,结界的小孔越来越大。而此时,又有几个筑基修士赶到,加入了队伍。形式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孔洞由黄豆般大小撑大到西瓜大小,再大一点便可以过人了。

“你们几个坚持住,我用阵法稳定一下!”菱御寒说着,一拍储物袋,祭出五面小旗,分别插在五个星位,而自己坐于阵中,主持阵法。五面小旗一入地,便化出五道不同颜色的剑光,直插在出口光幕的五个不同位置。

“绯儿,菱师叔阵法似乎颇有造诣。”白墨等众练气期弟子帮不上忙,只能在一旁紧张地注视着。

琴绯儿点头道:“是啊,菱师叔的阵法在筑基期师叔里要数第一,听说这和他的出生有关。据闻西楚郡菱家的最擅长的就是阵法,若不是菱家十几年前的变故,或许菱师叔也不会来咱们天门。”

“什么,西楚郡菱家?!”白墨眼珠子快要掉出来,那菱御寒岂不就是那个合体期菱沉中的后代!

“是啊,怎么了?”琴绯儿不明白有什么好惊讶的。

“那菱家现在家主还在西楚郡吗?”这可是她性命攸关之事。

琴绯儿压低声音:“听说菱家那次变故,只有菱师叔一人逃脱,所以,菱家恐怕就只剩他一人了……”

白墨盯住坐在阵中苦苦支撑的菱御寒,眼中的光芒几乎可以点燃蜡烛。他可千万不能死啊,若他死了,自己识海中的禁制可就永远也解不了了。那个菱家的死老头说了,只能用菱家后代的精血,滴在玉缺上,再用菱家独传的秘术方能解开,缺一不可。

由于菱御寒钉在光幕上的五支小剑,光幕一阵颤动,停止了收缩,出口扩大,已能容人飞过。于是菱御寒道:“我来稳住这里,大家快走!”

闻言,白墨心中一阵悲呼:“大哥,你要不要如此舍己为人啊,等会儿你最后一个走,没人主持阵法,你能保证脱身吗?”

可别人不管那么多,或许也是相信菱御寒的能力,在张绍的带领下,众弟子陆陆续续鱼贯而出。琴绯儿见白墨望着菱御寒发呆,扯着她道:“白墨,你做什么,还不快走!菱师叔自有办法脱身的!”

杜子痕同陆霜离开,转身时还不忘鄙夷地扫了一眼白墨,唇角下压,不屑道:“花痴蠢女人!”

白墨被琴绯儿拉着,也往出口处飞去,见琴绯儿跨过结界出口,白墨突然挣脱琴绯儿的手,往结界内飞去。琴绯儿想要转身回去,奈何一直有弟子从结界处出来,自己不能挡住别人逃生,不禁十分焦急。

而此时,白墨飞到菱御寒旁边道:“菱师叔,等会儿我们若是都离开了,你离开这个阵眼时,能不能保证在到达结界出口时,结界依然能容你通过?”

菱御寒抬起头,诧异地看了一眼白墨,眸色平静地道:“不能保证。”

不能保证你还这么做!你知不知道你是菱家最后一点血脉!白墨几乎要跳起来,见只有十多个弟子还未出去,而此时菱御寒脸色已然发白,额头见汗,似乎支撑不了多久了。

“菱师叔,维持这个阵法需要什么口诀吗?”

虽不明白为何白墨如此问,菱御寒还是道:“阵法已开,不需要口诀,只需坐在阵眼往五面小旗中灌注灵力便可。”

“那菱师叔,你走吧,我来!”白墨慷慨就义道。

“你?”菱御寒不明白,为何眼前这个练气期七层的小姑娘会自告奋勇,虽然一直以来,很多同门女子都明里暗里给自己示好,可是,在这生死关头,过来对他说这话的却只有这个很是面生的女孩。

“对,我叫白墨,菱师叔你别担心,我有办法出去,你灵力虚耗厉害,还是我来代替你吧!”她容易吗,早知道,就不要那个玄火之心了。可如今不救菱御寒是死,救了,或许也是死,也或许会被传送到明空界,那么,只能碰碰运气了!

“好吧!”见白墨如此笃定,菱御寒用灵力卷住白墨,起身的瞬间,白墨便坐到了他原本的位置,阵法只是微微一顿,又恢复起运转来。

白墨只觉得阵法运转的一瞬间,浑身灵力便似瞬间被吸空般,从丹田源源不断蜂拥而出,流到五面小旗之上。顿时,浑身酸软无力,几乎就要坐不住。可是自己之前已经夸下海口,想反悔已然来不及了。此时,方万分后悔自己刚刚的选择。

若是菱御寒就此消失,她无法将菱沉中遗留的东西交给他的后人,是不是也不算是违背誓言?识海中的禁制是否也不会启动?到那时,她只需要修为到了合体期,便能解开禁制,给自己自由。可是,若是自己一直背着这个枷锁,心境修为必然很难上升,那么,她估计还未到合体期,便早被心魔所困。似乎左右来去,都是一个死局。

就在白墨心念急转之间,众弟子都已出去,菱御寒正要走,想起什么,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白色手绢样的东西,往白墨手中一塞,道:“这个攻防一体的低阶灵器,你拿着防身吧!”说罢,便往出口处飞去。

“谢谢菱师叔,帮我告诉琴绯儿,别进来,我出去自会去找她!”到了此时,木已成舟,白墨已作好了最差的打算。

见菱御寒消失在结界出口,白墨一口气吞下三颗补灵丹,心神与火源空间沟通,勉强使用练气中期可以修习的火遁,浑身灵力燃烧,化身火人,往结界出口飞去。

还有一个月就到中秋啦

我最喜欢吃蛋黄月饼啦

其实现在改良月饼不错的哦,我吃过bread talk,巴拿米,德芙,哈根达斯的,都很好吃!大家可以买来尝尝,别说我是在替它们打广告哈,其实华美月饼的双黄莲蓉也不错~

其实作者菌就是一吃货,每到晚上要睡觉时候就饿了……

插入书签

推荐阅读:

田园小娇娘 绿茵传奇教父 林风谢绮秦雨萱 杜昱史进 弱水三千,只想撩你 傲娇小神医 孟岩纪小敏黄金麒麟 世子爷,这外室又在给您画大饼! 宿主大佬又美又飒 反派:女主偷听我心声人设崩了萧禹 朱由校玄武仙墓 全球机甲,开局觉醒SSS级天赋 [FF7]婚后那些事 您好,格里芬安全承包商欢迎您 云舒 全民求生:我,光环缔造者 大明:家父永乐,永镇山河 从零开始的柯学生活 两木兮 极品丫鬟 转生成铁剑这档事 镇国天师 重生弃后:殿下,皇帝该换了 变身萌妹争萌王 某美漫的一方通行 扭转定则 玄火雷天帝 我的女友实在太优秀了 不搞事的修仙者 我凭一己之力带歪修真界 宇宙巨商 不当渣男要修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