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押注

押注

白墨抬起头,目光落在菱御寒身上,正巧,他也朝这边望来。见到白墨的瞬间,眉轻轻扬了扬,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礼貌却又疏离,不过也引起了台下一群女弟子倒吸气的声音。众女子随着菱御寒的目光往白墨方向望去,白墨已经机警地躲到了一名男弟子身后,众花痴女没看见什么特别,也就收回目光,只顾看着台上的菱御寒。

只听掌门云泽锋一通惯例似的演说后,便宣布小比抽签开始。

白墨望着光幕上抽签后的对阵名单,才想起来,自己好像除了门派发放的那柄上品法器息无剑,和菱御寒当初送的无影飞绢,便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来看作为白墨这个身份的时候,身上的手段还是差了很多。要是世间真有冽绡此人,那么争斗之下,输的必然是她白墨。

可是这次小比,第一名会送一个法宝,法宝啊!白墨还是刚刚出生时见过,那时候家族还很兴旺,可是十年的时间,便穷得只剩一根中品法器的淬骨鞭了。而第二名,送送一个高阶灵器,第三名中阶灵器,第四名,便是低阶灵器。www.smxcu.com 燃文小说网

菱御寒送她的无影飞绢只是低阶灵器,却都已经是她目前手头上最好的货色,更好的,她更是摸都没机会摸一把。于是,当初听了执事堂对小比的介绍后,冲着奖励,一点没底气的白墨还是报名了。只是,想想自己的家底和实力,白墨觉得似乎那个法宝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咦,第一场竟然就有杜子痕出场。”白墨心中偷乐,莫不是嫌丢人,不敢来了吧?

正想着,便见一道黑影直接落到了台上,杜子痕蒙着面站从飞剑上跳下,一语不发。

白墨努力忍笑,肩膀不停抖动,肚子都快抽了。似有感应般,杜子痕突然转眼向台下扫去,看见白墨无恙,眸中一丝惊讶一闪而逝,留下的,便是刀锋般的犀利。白墨却好似完全感觉不到这道可以将她凌迟的眼神一般,和着别的女子一起笑盈盈地喊道:“杜师兄加油啊!”

瞬间,杜子痕浑身的杀气让周围一寒,对手是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望着杜子痕,颇为不解,他何时得罪这位一向很是彬彬有礼的师兄了?而且,杜师兄脸上怎么还蒙着黑布,难道发生什么事了?

杜子痕收回将白墨千刀万剐的目光,向对面师弟自报姓名道:“杜子痕。”声音冰冷,还有些压抑不住的怒气。

师弟按捺着不安道:“我叫陈平,杜师兄可要手下留情啊!”

“请!”杜子痕也没多话,直接就拔出了他的雷鸣剑。

杜子痕这几年来,早已凭一手驭雷术在众年轻弟子中脱颖而出,陈平见杜子痕祭出雷鸣剑,心中更是紧张,刚刚给自己拍了个护罩,便见数道碗口般大小的紫色惊雷落下。连剑也未来得及祭出,便被炸到了台下。

杜子痕道了声“抱歉”,转身就走。

白墨先前压抑着笑就已经很憋屈了,此番见杜子痕取胜,觉得终于可以放开嗓子吼一声了,反正大家都会欢呼,也没人会注意到她。毕竟,压抑久了会憋出病来的。然而,白墨高估了大家的反应速度,于是她那声大吼“杜师兄威武”便显得格外突兀了些。顿时,数百双目光齐聚在了她的脸上。

正不知道如何偷偷离开的杜子痕见状,终于勾出一抹笑,嘿嘿,这鸭子师妹竟然歪打正着替他解了围,于是趁大家都在看白墨之际,遁了个无影无踪。

白墨心里那叫一个后悔啊,先前因为菱御寒的事已经出了一次名了,如今她这声吼,似乎暗示了她“抛弃”菱御寒,改恋杜子痕……可以想象,天门里的年轻女弟子,估计都让她给得罪了七七八八……

恹恹地缩了缩,白墨为自己的命运堪忧。幸好很快,下一对上场的弟子又吸引住了众人的目光。台上的男修白墨认识,便是先前一起去芥子境域的主修炼丹的林旭,如今是筑基初期,与他对阵的女子身材高挑,长发如瀑,冰肌雪肤,身着一身白色的内门弟子服,更显得气质出尘,飘然若仙。

琴绯儿在白墨耳边介绍道:“她便是杜长老的女儿,杜雨媛,也是杜子痕的师妹。”

白墨见众男修热切的目光,心下了然,杜雨媛长相出众,父亲又是金丹长老,追求她的男子自不必少。再看看旁边的琴绯儿,虽然并无背景,但是长相天资皆是出众,想必也是门中男修争夺的目标。还是自己这样安全,没有像样的师父,双灵根也只是中上之姿,自然不会为这方面的事所困扰。

在白墨的思考间,两人已经交上了手。

互相鞠了一礼后,杜雨媛倒飞而起,手中已多了一对碗大的圆球,两个圆球之间由一跟细长的链连接着。只见她右手握住其中一个圆球,另一个圆球随着长链在空中不断地打圈,随着圆球的转动,淡淡的波纹覆盖她周围之地,随即她左手捻出兰花造型,灵气流向空中的圆球,圆球脱手而出,随着圆球飞射出无数道红色气刃,疾速袭向林旭。

见千道气刃飞近,林旭不慌不忙,再见他时已经身在杜雨媛背后,巧妙地躲过了气刃袭击。气刃径直飞到比试台边缘,悄然没入透明护罩之中。说是迟那时快,虽然林旭躲过气刃,可是圆球尾随而来,已经到达他的身后,见躲闪无用,林旭手化为爪,裹着灵气对抗着圆球袭击,突然,好像领悟到了什么,林旭微微一笑,右手划出一道屏障,左手轻轻一拨,圆球好似被什么粘住了,越飞越慢,最后停了下来。

眼看自己的武器就要掉下,杜雨媛清喝一声,墨发飞舞,左手往前一伸,一头的圆球飞回手里,另一头的圆球绽放出红光,瞬间光芒万丈,整个比试台都仿佛被红色雾气所覆盖,外面已看不真切。只听好似打鼓般的咚咚咚沉闷响起三次,红色雾气散去时,林旭已经落败,半跪在台上,唇角还有一点血丝,无力道:“杜师姐好功夫,我甘拜下风。”

白墨望着杜雨媛手中的中品灵器,再看看自己手里的法器,悲叹地发现,前四甲离她真是越来越遥远了……

一上午的功夫,决出了十多个胜者,白墨被排到了下午第一个出场。半个时辰的休息间隔很快过去,见光幕上出现自己的名字,白墨便拍了拍琴绯儿的手背,赴刑场般道:“绯儿,我上去了!”

虽然白墨不想承认,但她目前的确已成了天门的名人,刚刚上台,便听下面有人调侃道:“鸭子师妹,你到底喜欢菱师叔还是杜师兄啊?”

白墨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都喜欢,怎样?你帮我选一个啊?”关于形象的问题,她已经决定破罐破摔了。

台下倒吸一口冷气。

与白墨对阵的是一筑基中期男修,二十出头的样子,膀大腰圆,肌肉横飞,似乎以力气见长。也不随着台下弟子哄笑,而是一本正经抱拳道:“在下黄臣,请教师妹高招!”

白墨回礼道:“我叫白墨,估计也不用自我介绍了,师兄手下留情啊!”心里默默骂娘,要不是怕暴露身份,使出冽绡的绝活,还不把你们打得满地找牙!

白墨说完,也不先动,她如今会的很多招数都是黑吃黑,似乎登得上台面的光辉手段没几个,还是等对方先动手,见招拆招好了。

而黄臣却等着白墨先出手,方显出他身为师兄的礼让,于是,一时间,两人都傻站着,没半分要动手的意思。

台下观众立即就不干了,吵嚷道:“这还要不要比了?鸭子师妹,你不会是只会养鸭子,不会法术吧!”话音一落,立即哄笑一片。

白墨故作惊讶地道:“是啊,师兄怎生知道得如此清楚,难道我每次在云连山遛鸭子的时候,师兄都躲在树后面偷窥?”一语发出,连对面不苟言笑的黄臣都抽了嘴角。

白墨清咳一声,提醒黄臣道:“开始了。”左手掐诀,道道细密的雨箭便极速向黄臣飞去。

黄臣一拍左肩,一道土黄色护罩祭出,显然对方乃是主修土系术法。

明面上,白墨因水灵根资质优于火灵根,因此一直主修水系术法,而众所周知,土克水,而且对方还是筑基中期。于是,台下众人觉得基本可以下注了。天门禁止公开赌斗,然而今天是初试,掌门和众金丹长老只看了前两场,便都离开了,于是众弟子没了束缚,便都开始公然押注起来。

“绯儿,赔率是什么?”白墨堪堪避过一道土墙传音琴绯儿道。

“押你胜的赔率是一比十”,琴绯儿无奈道:“还不快专心比试!”

“绯儿,帮我压一千,我赢!”她豁出去了,不管怎样,今日就算只剩最后一口气,也要胜!也不是她自大,打了许久,这黄臣看来和她一般,是个穷光蛋,手头的法器还都是师门统一发的,她耗也要耗死他。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白墨又要拿出悍勇之气了,木有办法,不出去抢,只能靠出卖血汗钱摆脱贫困了……

月榜爬得好慢,求收藏求日更的动力哇,各位看官,走过路过,顺手点下文章列表上的【收藏此文章】呗,么么哒!

插入书签

推荐阅读:

龙语法师 魔王怒 新摄政王的冷妃 机战:全金属风暴 叕祈诗集 重生后,我带崽被暴戾王爷娇宠了 一人一刀,镇守华夏三千年 正德大帝 叶观 叶良楚柔 韩三千苏迎夏 学的是清史,却要救大明 玉奴娇谢蕴殷稷 快穿:天选打工人手握炮灰剧本 娱乐:德云少主?不当也罢! 我种田怎么种成了大种马 战棋:我背靠华夏,斩灭诸神! 伏黑家的纯爱战神 见证变强,我一人杀穿黑暗诸天 八岁开始模拟的我觉醒重瞳 天生为王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人间最高处 娇妻甜蜜蜜:老公,宠上瘾 一咬定情:异能萌妃,抱一抱 零异世界 诛天劫 神豪帝王:开局送九千亿集团 无限先知 星象天书 缺陷美 拯救异界全靠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