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过滤了的肉汤双更

第137章 过滤了的肉汤双更

就在他们遁入结界的同时,旭凤的攻击落在结界之上,发出巨大的响声,惊动了星河隐天的高手,很快,便有三名合体期修士飞了出去。

冥衍抱着白墨一路疾飞,往自己的住处前去。此时,白墨的情况十分不乐观。白墨的身上并没有伤口,但是冥衍只觉得怀中人的生命正在急剧流逝。

一脚踹开屋门,冥衍顺手一关,布上结界,将白墨放在床榻之上。

“冽绡!”没有反应。

“白墨!”依旧毫无动静。

然而,却明显看到,白墨的身体已经开始渐渐变得虚幻,似乎下一刻便要散去。

冥衍塞了一粒金丹放进白墨口中,将她扶坐起,手掌贴在她的后心不断输送灵气。然而,以九阶金丹加上他化神期的灵力,却依旧不能力挽狂澜。只觉得白墨的身体越来越轻,接着,透明得好像虚影幻象般,再下一刻,就这样碎裂了。

下意识地,冥衍伸出手来,将破碎的灵光握在掌心,然而,只感觉到地火般的冰冷彻骨,灵光却从指缝中飞出,在房间里盘旋飞舞,渐渐消散了。

她死了?

冥衍颓然地跌坐在床上,摸着白墨留下的储物手镯,心中有短暂的空白。www.smxcu.com 燃文小说网

他从未想过她会死。即使当初在地玄界发现她居然还有一重身份,盛怒之下,他明明有杀她的机会,最终也放弃了。刚刚她被旭凤捉住,他也可以放任不管的,他还是转回头去救她。还有每次去地玄界,一方面是逃脱母亲逼婚,二来,似乎也是不自主地去找她。虽然每次见她他都故意以欺负她为乐,但是,看着明明弱小的她不断解决他交给她的难题,也觉得难得那么高兴有趣。

可是,如今她居然就这样消失了,什么也没留下。冥衍只觉得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烦躁,而烦躁之中,还有一阵难以忽视的空落。一时间,近似发呆地坐在床头,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而此时,白墨从混沌中醒来,睁开了“眼睛”。如今的她,在黑影及身的同时保住了心窍的生命之火,一并遁入了火源空间。现在的她,完全以火焰的形式在火源空间中,全然不知道外面的事。

不过,过去她都是以魂体的形态进入火源空间,这还是她第一次将魂体以外的肉身精华带入,因此,外面的躯体在受到重创后,才会变得支离破碎。

重塑肉身的过程,白墨也算是轻车熟路,只是这次保住了心窍之火,所以重塑肉身将变得更加便捷。因为她的肉身一直都是用地火淬炼,所以白墨驱使着心窍之火飞向地火。

然而,就在心窍之火进入地火区域的一瞬间,火源空间突然一阵震颤。空间内的不同火源好像乱了章法一般,铺天盖地聚往心窍之火中,若是此处还有旁人,便会看到一团五颜六色有寒有热的火焰之中,一簇蓝色的火焰显得十分可怜。

然而,周围的火焰疯狂吞吐却没有掩盖中间蓝焰的存在。在这样的过程中,蓝焰反而越来越亮,光华逼人,其间散发出来的巨大灵力,令人难以忽视。

外面的冥衍突然心中一动,他明明感觉到房间内突然有一阵灵气波动。如今房间中没有别人,难道她没有死?

接着,令他惊讶的事发生了。刚刚还空无一物的床上,有一道身子正在慢慢凝聚,开始还并不清晰,渐渐地便有了女子的轮廓,透明的幻影逐渐凝实。接着,无数冰蓝色的光点开始绕着她的身体飞舞。每一丝冰蓝接触到她的轮廓,身体便真实了几分。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一刻钟,床上的女子终于凝聚了肉身,俨然便是冽绡的模样。冥衍唇角绽开了一抹笑容。

白墨缓缓睁开眼睛,见冥衍正看着她,张了张口,诧异道:“我们安全了?”

然而,刚刚问出这一句话时,白墨便感觉到了不对。接着,房间里便传来一声尖叫。

从储物手镯中随手抓出一件衣服罩上,白墨气呼呼道:“你就不知道避嫌么,干嘛一直目不转睛地看,小心长针眼!”

冥衍笑得十分邪恶:“你脱光了让我看,我不看的话,你岂不是没面子?”

“我连里子都没了,还拿面子做什么!”白墨生气地坐了起来:“谁脱光了让你看,你这是趁人之危!”然而,因为身体刚刚凝聚,坐起来时又太猛,再加上生气血气上脑,有些头晕,眼前一黑便要倒下去,却被冥衍接住。白墨缓了缓,想要挣开冥衍,用手肘往后撞着:“你放开我!”

“嘘!”冥衍另一只手臂从身后揽住白墨,做出了个嘘声的动作。

而与此同时,有人敲了敲房门,接着一道声音传来:“三殿下,泞殷仙子听说你回来了,此时正在西苑等你。”

“跟她说我闭关了,没空!”冥衍的声音带着几分火气。

“可是阁主让你去见她……”外面的声音带着几分犹豫。

“滚!”冥衍大吼一声。接着,外面的人略停顿半晌,便离开了。

白墨眼珠一转,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你没事吧?”可能还未从刚刚的火气中缓和出来,冥衍的声音还带着几分生硬。

“好像有点虚,补补便能好。”她的言下之意是,让冥衍拿几颗丹药出来给她当糖豆吃。

“虚不受补,补品就免了”,冥衍将白墨侧了侧身,盯着她的眼睛道:“既然没死成,那便把我们的账算一算。”

“什么账?”白墨挑眉。

“我可记得你要那个什么‘旭凤哥’去捉我回来收拾……”冥衍的声音不咸不淡。

“呵呵,冥老大,你误会了……”白墨深知如今在人家的老巢,所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于是端出当年在地玄界的笑容道:“我知道你就在草丛后,那不是引开他吗。不过你能回来救我,我真是感动得涕泪交流!”

“那就不说这个”,冥衍眼睛一眯:“你说你昨日答应与我双修,正好现在我们都没什么事,不如现在就办了吧!”

谁知道这家伙会回来救她啊,那她不过是哄骗旭凤去抓他的借口!话说她当时进了狼窝,自然见不得他逍遥在外。可是,她现在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白墨装傻:“什么?冥老大不会刚刚打了架,脑子不灵光记错了吧?”

“不承认?没关系!”冥衍斜勾唇角:“反正之前你隐瞒身份欺骗我的事我还没算,如今就一并算上好了!”说着,似乎真要采取行动。

然而此时,外面又响起了敲门声。只听一道端严的女声带着薄薄的愠怒道:“冥衍,回来也不来我这里一趟,是越来越没有样子了。你去泻青阁我没有拦你,不过如今人家泞殷都来找你了,你还躲在屋子里不出来,是要我亲自进来请吗?”

冥衍脸色一变,低头在白墨耳边道:“你等我回来。”说完,略略整理衣衫,走出内间,绕过屏风,打开了房门,道:“母亲,我刚刚受了点伤,正疗伤呢,您就别生气了……”

第一次见冥衍一副乖宝宝样,白墨在里间偷偷笑得双肩发抖。

冥衍走了不久,白墨将体内灵气再次梳理好后,便坐了起来。心中一动,化为原本的样子,再运用多年不曾使用的隐灵术将自己的修为压制到了练气期,便往外走去。

这里都是高阶修士,一个练气期的人只要走动不被人发现,那低微的灵气波动就好像花草树木一样,不会引起任何注意。而就算被人发现了,她说她是墨玄殿,还有谁敢动她?

本着这个思想,白墨推门走了出去。来明空界后不久,她便听说过星河隐天。虽然并不是一个特别大的门派,不过这里有样特色,却是闻名整个明空界。

这里有一处地方叫做星河,听说河中的水一半热一半冰,常年半边河水暖若温泉,半边河水冰冷彻骨。冰的那面河水之上,生着一种睡莲,整整一年都是花期,晶莹圣洁,其莲心乃是九阶凝华丹的主药之一。而水面之下有一种鱼,常年游走于冰火之中,味道极为鲜美。

白墨的目标,便是见识见识,若是赏花的同时能顺道偷偷抓到一条鱼,便是附带的享受了。

星河隐天中的人并不多,平日里高阶修士要么出去探寻古迹,要么就在家里闭关,因此白墨一路嗅着星河的味道找去,竟然一个人都没碰上。

远远地传来水声,白墨心中一喜,看来星河便在前方了!

于是乎,高高兴兴迈着小碎步,一路憧憬着来到了发声的源头。然而此间的场景,令她不禁呆了。

不仅仅是因为水温相差过大,而飘渺如烟的轻雾;也不仅仅是轻雾之中若隐若现的洁白冰莲上跳动的阳光;而是此时背对着她正在沐浴的人。

“卧槽,这身材也太令人喷血了吧!”白墨从旭凤那里学来的语气词,发现用在此处格外贴切。只见在层层雾气之中,一男子赤/**上身,下半身站在水中,正在用一只法器小鼎浇水。水流滑过他光滑有力的线条,带着令人血脉偾张的张力。

这背影怎么有点眼熟呢?白墨正想着,突然眼睛被身后人蒙住,往旁边花丛后拖。

“喂,你干什么?”白墨怨愤地望着打断她的冥衍。

“目不转睛的,可看够了?”冥衍如渊的眸中辨不清喜怒。

“没有”,白墨好似回味道:“占承宫的身材真好!”

“你!”冥衍放开捂住白墨眼睛的手,一把揪住白墨的领子,脸色一下子变得青黑。

“谁?”占承宫转过身,一双凤眸往花丛附近扫来。

白墨如愿地透过花丛的枝叶,看到了占承宫的正面。

“跟我回去!”冥衍抬起手想将白墨敲晕,但想着自己还得让她帮忙办一件事,于是不得不收手,怒气传音道:“你再看一眼试试?”

“不看就不看,又不是看你,管我那么多干啥?”白墨没好气道。

“走!”说着,冥衍拖着白墨,往来时的花园小径走去。

远离了星河,白墨根本不管冥衍一直铁青的脸色,好奇道:“对了,占承宫怎么在你家?”

半晌,冥衍才挤出几个字:“他是我姐姐的儿子。”

晕,竟然是亲戚!可是似乎很不对盘啊,话说冥衍之前受伤占承宫还去趁火打劫了的。不过,有时候家族大了家里的事的确说不清楚。

见白墨问了一句之后,就沉默起来,面上若有所思,眸色却亮晶晶的,好似跳动着两簇火焰。冥衍将其拉到长廊的一个转角,居高临下道:“你还在回味?”

白墨想了想,认真道:“回味倒不见得,因为我经验尚浅,不像有的人阅人无数,所以能品出个高下。我只是暂时停留在单纯欣赏的层次罢了……”

冥衍笑着,却让人感觉冷得起鸡皮疙瘩:“这么说,我应该帮你抓点人回来,挨个去星河洗澡给你看?”

“呵呵”,白墨客气道:“不用了,估计很少有品阶这样高的,你抓的若是质量太差,我看了估计连里面的鱼都吃不下的。”

冥衍放开白墨,不怒反笑。良久,才想起来他一路找她是为了什么事。一心想好的话被她这么一搅,弄得他简直没有心情。于是不耐烦道:“你现在的样子正好,去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白墨挑眉,冥衍让做的,肯定没好事。

“你就以墨玄殿的身份去见我母亲,对她说一句话便可。”冥衍深呼吸道。

白墨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呵呵,以墨玄殿的身份?若是让我说把首座的位置传给你,我也会说吗?我才没那么傻!”

“不是这件事!”冥衍觉得自己一向还算不太容易动怒,可每次和眼前的女子多说几句,便能被她勾起火气。几乎用吼的,冥衍道:“你给我母亲说你喜欢我!”

“啊?”白墨短暂的惊讶后,随即眼珠一转,恍然笑道:“我知道了!你被刚刚那个什么泞殷仙子逼婚对不对?拿我当挡箭牌,门儿都没有!”

“你到底去不去?”冥衍以势压人。

“我才不去呢!”白墨闲闲地道,压根儿没把冥衍放眼里,目光游离,看着长廊顶上的花纹,满是不屑。

“真不去?”冥衍往前了一步,目光里全是火星,劈劈啪啪乱闪,头低了下来,与白墨对视,鼻尖几乎都要碰到她的。

“呵呵!”白墨继续有恃无恐。

“那就怪不得我了!”冥衍说着,一口扣住白墨的后脖颈,一手揽住她的腰,低头便吻了下去。

双唇上袭来的柔软,带着一种霸道的惩罚,一路攻城略池,白墨被逼得直抵上了回廊的墙面。“放开我!”白墨使劲往外推,然而这家伙却抱得死紧,推了半天也没有放松分毫。

本来是想惩罚一下即可,可是唇瓣上的清甜柔软却让冥衍一时不愿放开,于是,稍稍放松了力道,变为慢慢轻吻起来。

轻轻描画着每一分轮廓,舌尖撬开她的牙关,撩拨着她的舌尖,攥取着那淡淡的清甜气息,深深纠缠,缱绻良久方才放开。

“你……”白墨因为长久闭气,脸颊有些泛红,眼睛也弥漫了依稀的水雾,被吻过的双唇晶亮红润,看得冥衍喉头一动。

他自己也没预料到会这样,像是为了掩饰尴尬,冥衍收起刚刚唇角不慎露出的柔和,凶道:“我现在问你,你去不去?”见白墨不说话,瞪着眼睛看着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将头低了低,在白墨耳边道:“你要是不去,可就不是亲几下这么简单了!我可不信你家老祖宗在你识海里设的禁制能管我对你做什么!”

白墨猛地转脸,而冥衍还没来得及直起身子,于是唇瓣擦过白墨的脸颊,像是静湖上泛起的点点涟漪,两人都是一震。

“去就去!”白墨不看冥衍,气呼呼道。

“那就走吧!”冥衍顺势拉起白墨的手,先跨一步,走在前面。

白墨故意慢慢吞吞,不情不愿地走在后面。

冥衍怕白墨到时候不配合,把事情搅黄,反而自己被母亲扣下来与泞殷成婚,于是出言打破沉默:“你到时候机灵点,前面都不需要你说话,只是等我母亲和你说话时,你就说你喜欢我就好了,不用说是你白家的意思,只需要表明是你个人的态度就好。”

“知道了。”白墨回答得无精打采。

见白墨懒洋洋的样子,冥衍将她往前一拉,撞进自己怀里,诱惑似得笑道:“当然不会让你白做事没有好处”,果然,白墨的眼睛亮了亮,冥衍又道:“你乖乖地说了,帮我解决了眼下的困难,我请你去星河泡澡,亲自烤鱼给你吃!”

“呵呵,泡澡免了,鱼倒是可以考虑下”,白墨想了想道:“外加一瓶九阶丹药。”

“成交!”冥衍叹了口气,这家伙都成了白家一殿之首了,难道还缺丹药?不过,似乎几条破鱼再加上一瓶丹药比他的吻更有用?想到此,冥衍突然觉得有些心塞。

一路穿过数个花园小径,二人来到一座漂亮的花园处。

“我母亲便在里面”,说着,冥衍松开白墨的手,领着白墨往里走去。

丛丛花簇中,一妇人打扮的女子娴静地坐在院中洁白的石椅前,悠闲地喝着手中的灵茶。白墨的目光看去,只觉得她的眉目与冥衍有些相似,只是更加柔和,看着倒像冥衍的姐姐。

“母亲!”冥衍往前走了一步,错身让开白墨道:“这位便是墨玄殿。”

白墨为自己的身份骄傲着,也往前一步,正色道:“见过阁主!”

“墨玄殿太客气了!”江岚起身,笑道:“既然是衍儿的朋友,我们便不要太见外,快,请坐!”

说着,热情地拉白墨坐到旁边的石椅上,亲手斟上一杯灵茶递给了白墨。

白墨接过,连忙道谢:“谢谢阁主!”说着,端起轻啜一口,细细品道:“味道甘中带一点点苦,香而不艳,灵气盎然,真是好茶!”说着,余光往冥衍处一扫,果然看到了他满意的笑。

江岚自丈夫死后,执掌星河隐天已逾千年,平日里因为事务较多,早便养成了一副急性子。在短暂的寒暄后,便直入主题:“白姑娘,听衍儿说你们……”

白墨恍然一笑,善解人意地接过话题:“不过,这仅仅只是我自己的意思,还未给家里人说过”,说着,白墨起身,走到冥衍面前,唇角带着温柔的笑意,眸子里柔情似水,满满倒映着冥衍的影子,踮起脚尖替冥衍理了理衣领,望着他的眼睛,轻启朱唇道:“我喜欢冥衍,是我自己的意思。”

闻言,冥衍的身子一僵。

白墨心底为自己的演技点一千个赞!看着冥衍眸中的惊讶,白墨心道,这不是提前排好的措辞吗?难道她哪里弄错了?

冥衍在短暂的发愣之后,回过神来,就势揽住白墨的肩,对江岚道:“母亲,所以你以后……”

“我明白了,以后泞荇宫的事,我来替你解决。”唇角满意的笑容止都止不住。

从花园中出来,白墨道:“什么时候去吃烤鱼?”

“晚上就带你去!”冥衍将脸转向白墨:“刚刚在花园……”

“刚刚在花园我表演地还不错吧?”白墨得意道。

“表演?”冥衍无意识地重复了一句,突然觉得心底涌起一阵烦躁,冷冷地道:“还可以。”

白墨不明白刚刚还高高兴兴的,怎么突然就得罪这尊杀神了,不过话说他答应了的应该不会反悔吧?

一路无话到了冥衍的住处,冥衍将白墨往房间里一领,便道了声出去有事,将门一关,顺手还设了一道结界。

白墨试了几次也没打开,不禁低声骂道:“死冥衍,修为高了不起啊?等老子以后努力修行追上你,一定好好收拾你!”说着,气冲冲回到里间,没什么事,索性盘膝开始修炼起来。

冥衍自己也不知道为何生那么大的气,关上门便往星河走去。此时占承宫已经离开,冥衍脱掉外衣一头扎进另一面冰凉的水中。他最近火气太大,有失涵养,还是到冰水里冷静冷静的好。

吐血双更6000+奉上,累死我了,容我去睡一睡~

话说冥衍党,出来冒个泡吧!反冥衍党,出来pk个~

推荐阅读:

开局女帝硬上弓,我的修炼之路赢麻了箫筑影 我大宇智波不可能被灭族 狂龙下山:我是国手仙医 甜疯了!顾先生宠妻一掷千亿 七零之家里有矿男人很野生活很甜 夫人带球死遁后,厉总追妻火葬场 系统叫我做好人 拍得很好,下次别拍了 假千金的豪门生活 陆泽 悟性逆天,重生穿越成为白浅弟子 我在万界当大佬 龙城 罗柏寒武光 都市医仙 世家 直播算命:水友你这对象玩的有点花!林凡 星际直播,我靠美食征服猫猫元帅 孽徒子 仙境游记 抱紧那条龙 你贩剑,我发癫,盛京城里我是爹 无敌强神豪系统 我叫黄大仙 我能够化身万物 极品透视仙医 名柯:我的搭档是琴酒 浮云扰叶时 风水奇事 我即是虫群天灾 浪子天尊 种田农女不好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