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天绝之阵

第154章 天绝之阵

白日的视线的确好了很多,众人各自拿出最强防御手段,小心翼翼地走进水晶长廊,一路上还算顺利。就在即将走到长廊尽头时,冥衍突然拉着白墨往地上一扑,而与此同时,一道黑光射向白墨先前所在的位置,击打在水晶回廊上,铛地一声脆响,继而化为点点星屑彻底消失不见,就好像刚刚只不过是一个幻觉而已。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白墨心有余悸,显然昨夜黄金便是被这个东西所伤,速度又快又与夜色融为一体,怪不得他们都没有发现。即使在白日里,她也是黑芒及身才堪堪察觉,幸亏冥衍发现得早。

“必然是这水晶宫殿里的机关,只是不知从何处发出,我们小心提防着,前面或许还有。”冥衍四处扫了扫也未发现机关的源头,只得继续往前走。

总算安全地到了回廊尽头,面前是一道厚重的金属大门,算是众人在水晶宫内见到的唯一色彩。红色的大门上有不少黑色的尖刺,尖刺组成一个奇异的飞鸟图案,一双黑色的眼睛冷冷地看着众人。

白墨见冥衍有些犹豫,于是往前一步道:“怎么了?”

“我总感觉一旦进去,便没有回头了。”冥衍凝重道:“但愿方尖碑的预言不要成真。”

白墨心底猛然一跳:“预言成真会怎样?”www.smxcu.com 燃文小说网

冥衍深深地看了白墨一眼,唇角绽出一抹勉强的笑:“没事,是我多虑了,我们走吧!反正已经没有后路了,只能继续往前。”说着,走到大门前,转动了一下大门正中带着尖刺的门环。

接着,鸟的眼睛突然闭上,大门却从中间分开,缓缓开启了。

一股冷意扑面而来,夹着远古的气息,苍茫冷肃。

里面一片漆黑,借着门口的光,隐约可见乃是一处宽大的石道,石道壁上刻着古老的图腾,待众人取出月光石,正打算仔细看清的时候,突然感觉一股大力袭来,接着,身体不受控制地便被吸入了一处白茫茫的空间。

“这又是哪里?”白墨郁闷地四处张望,刚刚力量揪住她时,便发现自己和冥衍等人被冲散了,而她昨晚刚刚渡了生机给黄金,如今还感到头重脚轻身体发虚,若是遇到危险还真没把握。

入目是白茫茫的世界,只是隐约听见远处有水声,白墨沿着水声,往前走去。

突然,周围天地元气蓦地一变,接着,好似金戈铁马锵然而发,本是平和的元气变得凌冽如刀,向白墨绞杀而来。

祭出冰火流星,白墨与周围的元气之力开始硬拼起来。可能真因为虚耗太多内里空虚,几次险象环生。幸亏多年游走于生死边缘的敏感直觉,算是以四两拨千斤之巧力避过。

“白墨!”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呼唤。

杜子痕挑开袭来的元气流,道:“走出这片地带应该就安全了!你走我后面,小心!”

“好!”白墨也不多说,借着杜子痕的掩护,边拼边往前走去。

杜子痕负责前方和左右,白墨负责后背,总算是安全走出了白色元气绞杀区。白墨低头看了眼自己被元气之刀划破的衣服,对杜子痕无奈地笑了笑。

前方是一条小溪,溪水清澈,溪上有一座小木桥,另一面有一座木质小屋,简单雅致,就好像一个普通的人家。

白墨正要往前走,杜子痕突然从身后拉住了她。

“杜师兄?”白墨带着疑问的眼光望着杜子痕。

杜子痕眸中带着执着:“你还欠我一个亲口的答复。”

白墨想了想,正色道:“杜师兄,对不起,我恐怕不能承诺你什么了。”

杜子痕脸上的表情碎裂:“你果真喜欢上了他?”

白墨顿了顿,终是点了点头。

“为什么?”杜子痕望着白墨的眼,黑眸中似有星光坠落:“我们自小认识,多年来一起并肩作战,除了小时候不懂事,后来我都一直默默站在你身边,为什么不是我?”

白墨低敛下睫,轻叹道:“或许因为小时候的误会偏见,也或许是因为距离太近了吧。”说着,抬眼望着远处的小桥流水道:“隔岸的桃花,可能真的因为它是隔岸,总觉得格外美,所以靠近时,会有心动的感觉。”

“如果,我和他对调,你有没有可能喜欢上我?”杜子痕的声音很轻,就像初冬水面上结成的冰,轻轻一碰便要碎掉。

白墨望着杜子痕,自打十来岁时,两人便开始做邻居,这两百多年来,很多个生死关头携手共进,说不感动,是假的。因此点了点头,道:“有可能的。”

“我知道了。”杜子痕突然上前,抱了抱白墨,在她的颊边落下一吻,很轻,就像蝴蝶偶然停在枝头。

“杜师兄,以后我们都好好保重!”白墨伸出手来,拍了拍杜子痕的后背。

二人总算将一切说开,相视一笑,提剑往前走去。

刚刚走到小桥前,后面便传来人声,冥衍、黄金相继出现,过了一会儿,琴绯儿和雪儿也走了出来,六人一起,往前走去。

跨过小溪,来到木屋前,一切如常。

“咦,这屋旁边有一座碑!”白墨道:“可惜看不懂这种文字。”

“天绝之阵。”冥衍道:“与方尖碑是同一年代的文字。”

“阵法?在哪里?”白墨奇道:“难道在这座木屋之中?”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注意小心!”说着,冥衍来到木屋前,轻轻推开了屋门。

“嘎吱——”万年未曾有人进出,木门打开尚有些钝,众人走了进去,只见屋中除了一套桌椅以外,并无任何陈设,也找不到半分阵法的痕迹。

“砰!”屋门突然关了,众人心中一紧,却发现屋中相继浮出无数文字,一个个跳跃出来,又再隐匿下去,而屋中突然出现一道光门。

“什么意思?”白墨转头望着冥衍。

“我也不知,与刚刚石碑上的又有不同。”冥衍也很无奈。

这时,突然一道女声响起:“我知道。”

白墨望着突然从虚空出现的黯夜道:“咦,黯夜,你怎么能出来了?”自从进入禁地以后,她一直想让黯夜和离渊出来帮忙,可惜都无法打开虚空,没想到现在虚空之门又可以开启了。

“我也不知,只是自从进入这间小屋后,我就能从虚空出来了。”黯夜解释道:“这是曾经住在这里的,守护天绝之阵的前辈所留。因为他的文字同万年前云梦大陆的一样,所以我认识。他在上面说,他祖辈是天授之命守护此阵,然而万年前,有位魔族的修士闯入此地,与他比试,将他打败。他在大限将至之时,留下此遗言,希望后世有人能够启动这天绝之阵,将明空界重新修复完整。”

黯夜接着道:“其实数万年前,明空界并不存在这处断裂。然而几万年前,明空界几位先贤之战,引动天地浩劫,明空界被天剑劈出了这道裂缝。后来人们为了修补裂缝,布下了如今的天绝之阵。天绝之阵一直运转甚好,可是因为那位魔族前辈杀掉了守护者,而且在打斗中中断了天绝之阵的运转,因此明空界自此断裂。”

白墨恍然道:“怪不得他后来追悔莫及,他不但犯下了弥天大错,而且亲手葬送了自己得道飞升的机会。”

黯夜点头:“他并不能修复天绝之阵,而且万年来也一直没有这样的人出现。”说着,目光落在白墨身上,脸上带着犹豫的神色道:“天绝之阵修复其实说难不难,说简单却又极为苛刻。因为它需要一个纯净的人族血统的肉身和一个纯净的魔族血统的肉身,牺牲自己的血肉,才能启动阵法,修补裂缝。”

白墨心中一凉,她同时具有冽绡和绡儿这两个身体,那说的不就是她吗?

“你不能这么做。”冥衍面色一冷,拉着白墨的手便要离开木屋。

白墨也是脸色苍白,想了想,却顿住了脚步道:“冥衍,你听我说,只是牺牲我的两个淬炼出的肉身而已,我本人应该不会有事的。”

“应该不会?你也说是应该!”冥衍将白墨的手腕扣得死紧:“我不允许你冒险。”

“可是,明空界等待万年也没有这样一个人出现。人族我不知道,可是我在魔族魔王宫便知道,那里血统最纯净的魔王,离所谓的完全纯净都还相差老远!我们如果放弃这次机会,如今在场的每个人,可能都会老死在这里。对一个修士来说,最难过的便是本应逆天而行,却发现,自己根本扳不过天,这是何其悲哀的事!就如魔王,还有我白家老祖,他们都已经受限将至,若是不能飞升,估计就这几年功夫。我明明可以尝试却放弃,又如何能够心安理得?”她自诩不是圣者,可是也无法在知道自己有挽救明空界的机会却放过时,依旧心安理得,何况,这里有她一起出生入死的伙伴,还有血浓于水的亲人。

“你决定了?”冥衍将手松了松,面上的神色有些无力。

“是的。”白墨点了点头,眸中是无法改变的坚定。

推荐阅读:

快穿套路:逆袭BOSS反撩男神 遍地大佬的二十一世纪 楚阳林逸秦海叶晨 星武纪元:词条越歪我越强 凤倾山河 我真是雷布斯 不正经的原始部落 分手后她开始倒追[娱乐圈] 游戏王JDW 小可怜操作手册[快穿] 我靠摆烂拯救了全宗门 夺运书生 三姓赘婿 相亲当天,我闪婚了千亿富豪 [综英美]从007开始做西装暴徒 直播间天降神豪爱上我 魏城张勇 历史系之狼 为妃作歹:一不小心成宠后 崔向东萧错 诛天劫 盛世武道 美玉可琢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我有一座时空田园 重生之末世宗师 我创造了几个世界 医手障天 万界源门 罪后之手 游戏侠 斗破之远方的团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