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飞升篇+番外

第158章 飞升篇+番外

在茫茫的白光之中,白墨有些紧张地握着冥衍的手道:“糟了,我们飞升去仙界,估计第一件事就是去抢劫。”他们的丹药在天绝空间中已经吃光,剩下的法宝也不知道到了仙界是不是只能沦为普通货色,似乎前景堪忧啊!

“放心,我不会让我的娘子饿肚子的。”冥衍捏了捏白墨的手心。

“不知仙界什么样子……”白墨喃喃道。

“到了……”

白光散去,望着眼前的景象,白墨有些发呆。

灵气浓郁得有如白雾般真实,吸上一口便要饱了一样,脚下的土地也是软绵绵的,好像踩在了棉花之上。视野之中青草繁花落英缤纷,唯美异常。

“仙界真不错,没有白飞升!”白墨感叹道:“看来我们不用去抢劫了,这里灵气如此浓郁,根本不需要什么丹药,而且我们能辟谷,也不用吃东西。”

“小墨儿,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特别像个管家婆?”冥衍笑道:“我们还是找个有城镇的地方先看看!”

两人御空飞着,不多一会儿,果然在一处繁花尽头看到了一座格外精致的小城。

“这里蛮热闹的,我们先去打听一下消息!”白墨兴冲冲地拉着冥衍落下云头,走进了城里。www.smxcu.com 燃文小说网

“哇,城里好多小吃!”白墨眼睛发光,虽然她不是好吃之辈,但是在那处空间中上百年,一直辟谷,一放出来便对食物有种莫名的执着。

“那我们在这里吃个够!”冥衍眨了眨眼睛:“只要这里不是用极品灵石消费,我应该还能养得起你!”

就在白墨一路扫荡间,冥衍深感压力巨大,于是善意提醒道:“小墨儿,你既然喜欢这里,一天也吃不下那么多,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先住下来?”

“好主意!”白墨连忙赞同道:“刚刚那里就是负责这仙界房屋租赁的,我们去问问!”

“两位好,我叫青儿,两位想要什么地方的房子?我这里有地图,整个仙界的房屋都可以通过我们凌霄阁租赁,两位有什么要求,我们可以帮忙参考参考!”说着,青儿信手一挥,前方出现一幅地图,上面星星点点标注了不少可居住区域。

“这里租金如何?”冥衍指着一处临海的小城。

“我们的房屋都是百年一续租,一百年的费用大约是一千个极品灵石!”女修算了算道:“两位若是要买的话,价格是三万个极品灵石!”

“这么贵?!”白墨眼皮直跳,她当年用五颗极品灵石便把自己卖给了冥衍,话说她和这房子比,有那么廉价么?!

“两位是刚飞升到仙界的吧?”青儿笑道:“一直以来,仙界都地广人稀,可是最近一两百年一下子飞升了不少修士上来,所以现在房子都涨价了,租金很高,卖价就更高了!”

白墨奇道:“那么多山,随便挖个洞,自己修个洞府不就行了!”

青儿道:“仙界众人都讲究体面,住洞府太掉价了!而仙界原来的人又懒,不会盖房子,所以……”

“那怎么办?”白墨抬眼望着冥衍:“你会盖房子吗?”

“我有别的办法。”冥衍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难道他有小金库,能租得起这里的房子?白墨狐疑地看了冥衍一眼。

“等下你就知道了!”冥衍也不说,对青儿抱歉地点了点头,便拉着白墨走出了凌霄阁的分店。

白墨跟着冥衍,越飞越怀疑。

“住这里怎么样?”冥衍指着前方的一片碧水道。

“不错啊!风景很好!”白墨点头,等着看他能做什么。

“那就这里了!”冥衍将手中一物往地上一抛,落在地面道:“还傻着做什么?到家了!”

白墨这才想起来,这家伙的芥子境域啊,到哪里都是个随身携带的家!突然又一转念,对冥衍道:“这里物价这么贵,我们又没钱了,抢劫始终不是正大光明之事,要不我们把这芥子境域租出去吧,收入那是大赚啊!”

“……”

这天,白墨正在家中研究厨艺,外面便响起了敲门声。

“怎么会有人来?”白墨奇道。来到芥子空间出口处,透过光膜,只见一只全身金色绒毛的小鸭子静静地立在门口,白墨眼尖地发现,小鸭子竟然没有蹼。

打开门,白墨端着和蔼可亲的样子道:“小家伙,有什么能帮你吗?”

“我无家可归了,想请你收留我……”小鸭子一副可怜兮兮的卖萌样。

“可是我不养鸭子啊!”白墨上下打量它一眼:“你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我才不养没用的宠物。”说着,就要关门。

“等等!”鸭子猛然飞起,跳到白墨的肩上开始吹耳旁风:“我会的东西可多了,我会缝衣服、做饭、会讲故事会炼丹,要不要再考虑下,俸禄方面我们可以慢慢谈……”

“这么听起来似乎不错!”白墨想了想道:“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收留你吧!”

“帮我取一个名字可好?”鸭子眨着黑豆般的眼睛道。

“鸭子?”商量的口吻。

“不要。”断然拒绝。

“小黄?”继续商量。

“不要!”斩钉截铁。

“黄金?”已经不耐烦了。

“难听死了!”鸭子在白墨肩上跺了跺脚:“烦死了,将就用这个吧!”

这天中午,白墨听说临进的城镇刚开了家好吃的糕点,便和冥衍打了招呼,打算出去买些回来。临走前,给黄金布置了任务,炼出一炉色香味俱全,又能提升修为的丹药来。

白墨刚走,炼丹炉前便是一阵金光闪耀,一个穿着黑色锦袍的男子出现在丹炉前。

冥衍冷眼望着丹炉前的黄金,声音夹枪带棒:“黄金,没想到你还能找到这里来!”

“当然,我和墨墨有灵兽契约,她一到了仙界,我便知道了!”黄金一脸得意,悠哉哉地看着冥衍。

“你想做什么?”冥衍声音冰冷。

“我回来做墨墨的灵兽啊!”黄金一脸无辜。

“你最好记得你的话!”冥衍的声音带着警告。

“哎呀,冥衍,我忘了带钱……”白墨从外面进来,道:“你和黄金聊天呢?”

“是啊,聊地很愉快!”冥衍笑道。

“墨墨!”黄金已经变为了鸭子,一个扑腾落在白墨的肩上,撒娇道:“亲亲!”说着,用小尖嘴啄了啄白墨的脸颊。

冥衍一个凌厉的眼刀划过,将白墨一拉,落进自己的怀中,再印上一个深吻。结束之后,望着落在地面上的黄金,一副炫耀得意的表情。

白墨从冥衍那里取了些灵石,道:“我出去了哈!”说着,又兴致勃勃地出了门。

冥衍望着又变回男子坐在丹炉前娴熟炼丹的黄金,不禁嘲笑自己的幼稚。白墨反正早就已经是他一个人的,他又和一只小鸭子计较什么?耸了耸肩,在黄金诧异的眼神中,冥衍绽开了一抹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离开了。

“怎么又回来了?”冥衍望着再一次打开的门,深感无奈:“小墨儿,又忘了什么?”

“冥衍,你看看都是谁?”白墨跨进屋中,将身后的杜子痕、琴绯儿和郁泽让了出来。

“几位,别来无恙啊!”其实冥衍与大家并不相熟,只是最后前往雪狐岭地下禁地时才正式有了交集。

白墨将众人迎了进去,拿出自家酿的灵酒招待道:“我再给你们看一个人!”说着,对着丹方喊道:“黄金,快出来!”

“墨墨,我炼丹正在关键时候,什么事不能等会儿说,炼出来的丹不好吃可别怪我!”黄金的声音隔着房间传了过来。

白墨耸了耸肩:“惯坏了,还是我们一起去看他吧!”

众人到了炼丹房,看见一只小鸭子张着细细的爪子正在往丹炉里添加药材。见到众人熟悉的面孔,黄金鼻子朝天哼了一声“切——”。

“算了,这家伙没礼貌,你们别和他一般见识!”白墨道:“干脆我们一起去附近镇上好好吃一顿吧?”说着,拉了拉旁边的冥衍,示意他也一起。

“老子不干了!”黄金气呼呼地关上炉盖:“你们出去花天酒地,留我一人可怜兮兮地炼丹,没有觉得良心过不去吗?!”

“我们有良心吗?”白墨夸张的吃惊表情。

倒是琴绯儿出来打圆场:“黄金别着急,我们等你!”

从炼丹房出来,白墨指着院中的果树道:“刚刚喝的酒就是这些灵果酿的,虽比不得琼浆,不过也有它独特的味道。唉,要是什么时候能再喝上一次琼浆就好了……”

“听说仙界极西的水云川有琼浆树,或许我们可以去看看。”杜子痕道。

“真的?”白墨喜滋滋:“那你打听好具体地点我们大家一起去!”

“这些年,他对你好吗?”杜子痕突然传音道。

白墨猛地转头,望着杜子痕眸中的关心,点了点头:“很好。”

“那我就放心了。”杜子痕展开一抹释怀的笑。

待丹药出炉,一行人浩浩荡荡出门,冥衍收起芥子境域,白墨在原地布下阵法占住了这块地,这才一起飞往附近的集市。

一路上郁泽眉飞色舞道:“白墨,你不知道,我在西边的羽都城开了一家炼器阁,专卖各种我亲手炼制的各种法器,小到喝水的杯子,大到住所房子,钱十分地好赚,所以今天这顿我请!”

“其实不用花钱……”白墨笑得神秘:“等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众人到了镇上,白墨指着前面排长队的一家酒楼道:“就是那家了!”

“哇,这么多人排队一定很好吃!”琴绯儿继而又颦眉道:“可是这要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们啊?”

“嘻嘻!”白墨眨了眨眼,笑道:“跟我来!”说着,径直忽略掉门口的长队,往里走去。

“老板、老板娘!”门口迎客的小二恭敬道。

“这都是我们的朋友,好好招待!”白墨对小二道,径直往三楼的包间走去。

“白墨,这是你们的店?”郁泽两眼放光。

“是啊,这都是我们炼制的虚空傀儡,这些家伙的厨艺很棒,大家一会儿一定好好尝尝!”冥衍道。

“你们这个办法更好啊!”郁泽羡慕道:“那岂不是什么都不用做,就等着收钱了?我回头也要试试,能不能炼制个专门帮我炼器的法宝,这样我也可以当翘脚老板了……”

琴绯儿坐在窗边,目光落在街道的人流上,突然,瞳孔一缩,拉旁边的白墨道:“白墨,你看,那是谁!”

只见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有一道浅蓝身影格外地出众。似有所感般,他也抬起头来,往墨衍楼三楼的窗口望去。待看清窗口边坐着的人后,他微微笑了笑,依旧如白墨第一次见到他一般,风姿凌然,眉目如画,一派清俊容颜。

“菱师兄,上来和我们一起吃吧!”白墨挥手道。

“好!”声音如玉击石,一如初见。

冥衍番外

有记忆以来,他在地玄界的玩伴便是一个叫泞殷的小姑娘,然而,那却是他一生中唯一带有污点的记忆。那是一个长相秀气的女孩,和他一样,他们的父母常年在明空界,而在地玄界生下他们后,没过多久便匆匆离开了。

孩子们总是喜欢热闹的,可是,他却一直在躲着她。她与他同岁,可能是因为女孩儿成熟较早,所以她从小时候总是欺负他,到后来事事总要胜过他一头,以至于让他形成了心理阴影,觉得女孩儿都是洪水猛兽,避之不及的。

然而转折点出现在了某一个冬日。当时他十七岁,同一个叫魁风的哥哥在外游历了三年回来,再次见到泞殷的时候,她却突然对自己改变了态度,没有欺负没有打压,却是变得格外温柔,甚至时不时脸还红上一红,令他一度以为眼前的女子是不是被人夺了舍。

不过,不论怎样,幼年时候的心理阴影,让他对她唯恐避之不及。他也曾想过,或许天下女子,都是这般相处起来令人难受,所以过后的许多年,对女子都是敬而远之的。

直到他受到暗算,在地玄界某一地穴中疗伤,天上却不知为何掉进来了一个女子。他当时不能动,不过也不愿意看到他疗伤的地方因为阵法而使她血溅当场,所以微微一使缚灵术便将她捞到了自己身上。当时的唯一感觉便是,竟然不让人难受!

不过他受伤实在太重,于是乎给修为很低的她布置了一个难度颇高的任务。却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做到了。

她每次面对自己的时候,都摆出一副巴结的样子,可是一转眼,便和她的灵兽斗嘴。虽然觉得她溜须拍马功夫一流,却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这样的性情也格外真实。见了两三次,对她的总结便是:与泞殷不同,这个女子并不令人讨厌。

后来,她和占承宫一起误闯他的洞府,占承宫被他打跑,他也因为伤未复原而牵动内息,旧伤再次复发。她就好像是自己的福星,这次她的出现又正好帮了她,她身上的地火帮助他疗伤恢复得很快。而因为她晕倒在他的怀中,他才发现,她的身体竟然格外完美,就好像造物主最佳杰作一般。

于是他开始怀疑,她会不会是一个极品傀儡,却没想到,一窥她的记忆,才发现她的童年竟然有过一段那样心酸的过往。她在梦魇中紧紧抓着他,让他不忍心再窥探下去,一直无懈可击的心绪,第一次因为一个女子有了些微的松动。

后来她修为到了金丹,去找他带她去明空界。他喝了琼浆故意装醉,把她抱了起来,她在他怀里还不安分,竟然指使着她的灵兽去偷他的丹药,真够胆大的!第二天,他故意放了一些适合她修为的丹药,她果然让她的灵兽去偷了,而且还真能安心地在他怀里睡着。

明明是一个还蛮机灵的丫头,却忘了他化神期的修为,以为没有他的默许她真能得逞?难道是因为他的长相太过和善?总之不论什么原因,他其实蛮享受这样的感觉的。

一切都在平静中向好的方向发展,转折却出现在了明空界的巨树狩猎场。她被他的躺椅腿绊了一跤,直直撞进了他的怀里,双唇还正好印在了他的唇上。就在他的怔忡中,她竟然骂了一句,还不停地擦嘴,就好像嫌弃他一眼。他真的动怒了,想要捏死她,却在最后一刻松了手,让她在他的眼前消失。

可是,她走后不久,他便微微有些后悔。她的修为太低,在明空界随便遇见一个人都能把她捉走。可是,他找了她很久却依旧没有她的消息。最终,他打算去传送阵那里碰运气,却不想,这个丫头只有金丹修为,竟然真敢去坐元婴修士才能坐的传送阵。

他着急地喊了她一声,她却头也不回地走了。自此,在地玄界,她刻意躲着他,一躲便是几十年。直到在魔凤岭遇见,一向对他巴结拍马的她,第一次武逆他的意思,并且在他的眼皮下逃跑了!

此后,她在星辰海一战成名,他几次想要去找她,都忍住了。因为他觉得有些荒唐可笑,他对泞殷避之不及;于她而言,他似乎就是令她避之不及的泞殷,这让他不禁有些恼火。自尊心让他也不再去找她,直到那次在冥王宗外的意外相遇。

他居然发现了她身份的秘密!一时间,被欺骗和因为这些年自尊心的伤害,让他格外生气。可是饶是如此,他依旧不舍得杀她。

后来再见,却是在泻青阁的认祖归宗大典。可笑她竟然成了泻青阁的墨玄殿,站在众人仰望的高度,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和他说话。那时候,他拳头紧紧握起,比受了内伤还难受。

几天后,他撞见她的师兄对她表白,这让他不禁有些不舒服,因为她竟然还利用她的另一个身份骗取他人的感情!可惜在泻青阁,他没有机会教训她,直到她那日嘴馋,在湖边烤鱼的时候,他终于捉住了她。哪知,他还没想好怎么惩罚她,他们就被魔族高手盯上,她还被打碎了肉身。

当时,他心急如焚地把她抱进星河隐天,眼睁睁地看着她在他的眼前消失,一时间,心中从未有过的空落。结果她又奇迹般地在他面前出现,她靠在他肩头的时候,他觉得那处空缺好像又被填平了。

然后,他让她陪他一起演戏以推掉和泞殷的婚事,她却拒绝。不知为何,他选择威胁她的方式竟然是吻她。然而,当他吻下去后,却发现味道竟是从未有过的甘甜,以至于让他不舍得离开,直吻到她两颊晕红,答应了陪他演戏。

他一直担心她不过只是敷衍,却没想到,在他的母亲面前,她竟然格外入戏,以至于她说他喜欢他,他竟然相信这真的是她的真心。那一刻,心中有种从未有过的甜蜜。可惜她马上就打破了他的想象,她说她不过是演戏。瞬间,失望与愤怒让他心绪格外起伏。直到在冰水中冷静后,他又恢复一贯的平静带她去河边烤鱼。

那时候,在夕阳之下说说笑笑,格外的温馨,让他第一次有要将她抓在手心的想法。甚至终于解释清了当初的误会,原来之所以她返回地玄界后处处躲着他,是因为她以为那次意外的亲吻令他讨厌。而她,当时擦嘴并非嫌弃他,而是无意识的反应。

可是,她又一次消失在他的世界里。直到百年后重逢,她又没心没肺地和他说起泞殷,让他愤怒之余,也道出了自己的真心。他看到她因为他的难过而心软,心中窃喜原来在她的心里也并非没有他的位置。

接下来便是到了雪狐岭禁地,在单独的相处中,他明显感觉到,她的心在一步一步向他靠近。到了后来,他提出五颗极品灵石的聘礼,她状似无意地接下,好似下一刻就要赖账一样。可是,她却在收下后,看着他偷偷地笑了,那时候,他便确定,她也是喜欢他的。

有的爱情在漫长的时光中汇聚成江,他想,他们之间的江河还会慢慢流淌下去,直至江河入海,奔流不息。

推荐阅读:

从离婚开始的文娱帝国 终极暴徒 重回高考前,学霸娇妻狂赚五百亿 我的美漫模拟人生 从撞破皇帝女儿身开始权倾朝野 龙王赘婿 丹帝重生:九天至尊路 一朵桔梗花(精装纪念版) 极道开天姜子尘 天衍大红人乌云遮月 小尾巴很甜 青炉 确诊癌症,又遭背叛,我怒了! 此后余生,都是你 起始乐园 重回90:我靠薅鹅毛发家啦! 梦回古代,我成了御兽大佬 史上最强呆毛 辣手狂医 年代:从知青下乡开始的悠闲生活 穿越符文之地,疾风亦有归途 活人阴差张千俞张渡厄 高武:投放万界,青蛇变真龙! 斗罗:唐三成蓝毛妹子,赖上了我 我的末日神树乐园 大洋帝国 我即是虫群天灾 天机图录 都市之最强仙医 妖魔企业家 汉衣掌柜 续命风水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